学院新闻 - “荀子思想•赵文化讲坛”第3讲由清华大学博导廖名春教授主讲《〈论语〉的误读》

“荀子思想•赵文化讲坛”第3讲由清华大学博导廖名春教授主讲《〈论语〉的误读》

    9月24日下午,我校在行政楼第三会议室举行“荀子思想·赵文化讲坛”第3讲活动,邀请著名学者、清华大学历史系博士生导师廖名春教授主讲《〈论语〉的误读》。

    此次讲座由学报编辑部康香阁编审和科研处王丽萍处长共同主持,校长马计斌教授致欢迎辞。教务处、科研处、学报编辑部、中文系、历史系部分师生参加。

    马计斌校长对廖名春教授主讲本次活动表示热烈欢迎和感谢,对廖教授的学术研究进行了简略而赅备的介绍,对参加讲座活动的师生提出勉励,希望大家珍惜这次学习机会,在廖教授的讲座活动这个科研平台上,充分学习前沿学术研究,学习大家治学的方法和经验,为我校教学科研工作做出自己的贡献。

    廖名春教授主讲题目是《〈论语〉的误读——从最为人诟病的三章入手》,围绕《论语》和《荀子》等著作的误读进行了认真细致的分析研究。廖教授指出孔子具有崇高历史地位是因其思想的合理性,也指出由于历代对《论语》等文字资料的解读出现误读,导致对孔子思想的认识和理解出现错误。廖教授选出《泰伯篇》、《子路篇》、《阳货篇》等三章内容分别进行解读。首先,《泰伯篇》:“子曰:‘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’”一句,从郑玄、何晏到杨伯峻《论语译注》皆认为这是孔子“愚民思想”的体现,廖教授首先指出其逻辑矛盾,继而通过句读、郭店楚简资料,运用古文字和古汉语的假借等训释方法,得出“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”之句应当是“民可使迪之,不可使折之”。最终廖教授得出这句话反映的是典型的民本思想,说孔子鼓吹愚民政策,实在是对孔子的一大误解的结论。

    其次,《子路篇》:“叶公语孔子曰:‘吾党有直躬者,其父攘羊,而子证之。’孔子曰:‘吾党之直者异于是。父为子隐,子为父隐,直在其中矣。’”这里,一般对孔子思想的解读倾向于“亲情至上”而实际生活中形成“司法腐败”的影响。廖教授对此罗列充分资料和论据,加以分析,对“隐”与“檃括”的详细训诂,通过大量文献证明和严密的义理证明,《论语·子路》篇“父为子隐,子为父隐”章之“隐”之所以不能训为隐匿、隐瞒,是由其义理,也就是孔子思想的内在逻辑决定。最后,廖教授指出:以孔子为代表的先秦儒家虽然重视亲情、强调亲亲,但他们并非血缘至上主义者,他们基于家庭伦理讲社会公德,基于“父子有亲”讲“君臣有义”。但真正到社会公德与父子私情有违时,他们还是能分清大是大非的,这就是“不成人之恶”、“从义不从父”。用《左传》“君子曰”来说,也就是“大义灭亲”。

    最后,《阳货篇》:“子曰:‘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,近之则不孙,远之则怨’”。一般人们认为这就是孔子“轻视妇女”思想的直接证据。廖教授分析了现代学术界流行的以“女子”为全称的判断,其实是不符合孔子“仁”的思想,然后从古代权威注释的内容来看,“女子”一词在此语境中应是特称。最后廖教授从古汉语定语后置的语法分析,指出此章的“女子与小人”是一个偏正结构,“女子”是中心词,“与小人”则是后置定语,是修饰、限定“女子”的。因此,这里的“女子”不可能是全称,不可能是指所有的女性,而只能是特称,特指那些“象小人一样”的“女子”,“如同小人一样”的“女子”。这种“女子”“如同小人”,其实质就是“女子”中的“小人”,就是“女子”中的“无德之人”。

    廖教授总结到:从以上三章的分析看,说孔子鼓吹愚民思想,主张血缘至上、搞司法腐败,轻视妇女、仇视妇女,完全是出于对《论语》的误读。真正读懂了《论语》,我们就知道,孔子的真精神是以民为本, 从义不从父,厌恶的是跟小人一样的女子。

    康香阁主任对廖教授的讲座作了精彩点评,并且介绍了邀请廖教授来我校讲座的经历。最后廖教授与教师进行了相关的问答交流活动。(邯郸学院学报编辑部、科研处)


相关文章

more图片新闻

more推 荐新闻

校级网络课程平台 教务系统(校外) 电子邮件 数字化校园入口 邯郸文明网